前排提示叫我冰子√
经常发疯√
——
原id
冰晶幽樱_神作死的嘲讽oWO
oWO是小写大写大写英文。
——
向大佬的推荐势力跪地求饶_(:зゝ∠)
(坚决不承认我也天天推荐
目前主攻荣耀,yys,盗笔(已打脸
全盗一家亲
脑洞比地球直径大【emmm
让我更文不存在的x
长篇无数挖坑
漫画不勾线稿
游戏不加bgm
欢脱向段子是自己的文风
贴吧@冰晶幽樱
——
背景图全职全员自制
——
求热度求回复!不要让我觉得我是一个人在浪x宝宝方啊
——
未经允许所有文章/图片站内站外皆禁止转载

【邦信/BEorHE】只求共苦,无缘同甘(序)

这里冰少媛,请多指教


这是第一篇手稿就已经完结的长(zhong)篇!!!


这是第一篇手稿就已经完结的长(zhong)篇!!!


这是第一篇手稿就已经完结的长(zhong)篇!!!


↑妈呀可把我牛b坏了啊哈哈哈哈哈↑


双信的车你们可以再等个几百年的:)


点文你们可以再等个几百年的:)


以前的脑洞你们可以再等个几百年的:)


我已经懒到电脑打“冰少媛”都不出了,还得一个字一个字翻

===

一直不更新的总目录


更加疯狂的个人简介

===

cp邦信,(假的)良萧

 

中篇,结局自由心

 

史向+架空

 

有美化韩信、刘邦(全文末尾解释),我爱小将军ovo

===

文案:

 

友人的叛离、皇后的阴谋、铺天盖地的竹刀、血流成河的自己......

 

梦中醒来,一切归于虚无。

 

蝴蝶停在面前,真相寂静而残忍。

 

最后一刻出现的人,

 

是犹在梦中,还是真实存在?


 ===

 

      韩信在家中称病也不是一两天了。

 

      曾经有人对他说,自己功高盖主,不如先自立为王,刘邦定是信不过自己的。当时的韩信觉得自己一不存异心,二和汉王是曾共度患难的兄弟,就拒绝了那人。

 

      现在想来,却真是一语成谶了。韩信有些自嘲的笑笑。

 

      “淮阴侯大人,萧相来访!”有下人来报了。韩信抬起头,颇有些意外的看着已经踏进门的人:“萧相?”一边挥手让下人都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来人正是萧何,汉朝的相国,于韩信有知遇之恩,二人也是好友。萧何说道:“韩兄,今日前来是因皇后邀你我二人入宫,在下特来与韩兄同行。”

 

      韩信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。最近外界悄悄传起了自己意图谋逆的流言,自己也因此才称病在家,却没想到吕后竟然会让自己同萧何一道入宫。

 

      这时入宫做什么?

 

      但总不能拂了萧何的面子吧?这么想着,韩信只得点了点头,萧何向门外走去,“在下在房外等韩兄,韩兄要快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萧何大步迈出韩信府上,看了看门里,叹了口气,眼中满是道不明说不清的情绪,“韩兄.....对不住了。”

 

【长乐宫】

 

      韩信与萧何正在走着。转过这条路,就是吕后所在的钟室了。

 

      就在韩信见到吕雉的下一秒,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行礼,士兵便押住了他。韩信视线四顾,萧何已经不见了。

 

      韩信心中暗暗叫苦。

 

      “韩信,你可知罪?”吕雉的声音响起,冷冰冰的,还带着一丝阴险的笑意。韩信心知是流言蜚语惹得,却不敢多言,只是回答说:“信无罪,不知皇后娘娘为何如此?”

 

      韩信的样子似是激怒了吕后,她的话瞬间尖锐了起来,像一把把闪着寒光的刀,无情的向韩信刺去,“淮阴侯韩信,枉陛下待你为兄弟,你却意图谋逆,敢言无罪?!”

 

      韩信不辩,只是答非所问:“信相信清者自清。”话还没说完,吕雉便下令,“来人!”

 

      明明没有几把竹刀,韩信却觉得绝望的铺天盖地地竹刀向他袭来。

 

      在韩信心灰意冷的前一秒,他听见吕雉在说:“皇上知道本宫请了淮阴侯来宫中做客。”

 

      韩信处于一片黑暗之中,迷茫中听见了这样一句话,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笑。

 

      陛下......刘邦,为何信死前都在想着您?

 

      恍然中睁开眼,瞳孔瞬间收缩。

 

      遥远的边缘线,似乎有人放飞了一只蝴蝶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唉......”


T.B.C.



谁能猜出我要用的套路冰子直播开车!


下一篇不是更双信的车(tan90°)就是更all肖那篇搞事情(这篇的手稿已经写了两个本了还没完.....绝望.jpg)相信我


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评论(3)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