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排提示叫我冰子√
经常发疯√
——
原id
冰晶幽樱_神作死的嘲讽oWO
oWO是小写大写大写英文。
——
向大佬的推荐势力跪地求饶_(:зゝ∠)
(坚决不承认我也天天推荐
目前主攻荣耀,yys,盗笔(已打脸
全盗一家亲
脑洞比地球直径大【emmm
让我更文不存在的x
长篇无数挖坑
漫画不勾线稿
游戏不加bgm
欢脱向段子是自己的文风
贴吧@冰晶幽樱
——
背景图全职全员自制
——
求热度求回复!不要让我觉得我是一个人在浪x宝宝方啊
——
未经允许所有文章/图片站内站外皆禁止转载

【苏沐秋生贺】相配(伞修伞,十年前的故事

这里冰少媛,叫我冰子就好,老规矩首杀点梗。


才发现今天21,伞哥生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


段开头加了【*】的是指在原文中有依据的,但都不是原话,只是个意思而已。


伞修伞自由心,ooc,禁ky,不喜勿入。

==

一直不更新的总目录


更加疯狂的个人简介

===


【2015.1.4】


网吧人山人海,多数都是一些老面孔,还有一些年轻人一看就是高中没毕业未成年混进来的。


*“我要起名!!我来我来!!”小姑娘扎着长马尾,一头黑发被拢在一起,笑着坐在了椅子上,拽出键盘。


“沐橙,‘一叶之秋’......有错字吧?”叶修,那时还叫做叶秋,看着‘您已注册成功’的字样,一愣。


*一旁的棕发少年不满的看着自己的电脑屏说道:“‘秋木苏’?沐橙要不要这么敷衍啊?”少年一头短发干脆利落,虽然嘴上埋怨这小姑娘,可是嘴角却挂着干净的笑容。




秋木苏,秋木苏。


秋日的枯木,是否会复苏?


亦或者,即便朽木苏醒,却也只能在冬日中走向毁灭?




被叫做沐橙的小姑娘笑了,笑得甜甜的。


“沐秋啊,”叶秋看着电脑屏上人满为患的新手村,突然发声。苏沐秋看了过来,“怎么了?”


“我们不如,一起打出个天下来?”叶秋看着首场胜利后屏幕上出现的金色“荣耀”两个大字,指着屏幕,“让所有荣耀玩家都知道我们的存在,怎么样,很酷对不对?”


“呵呵,”苏沐秋笑了,“太中二了,不过...我喜欢!”




‘未来’二字从两个平均年龄不满十八岁的少年口中说出,充满着憧憬和美好,却也暗藏迷茫。


几年后,当叶修突然想起这段不为人知的往事时,他不知不觉间就笑了。


你看啊沐秋,我可还记着你呢。


37场连胜,可还等着你来破呢啊。




苏沐秋第一次坑别人是在他们第一次和别人组团下副本的时候。


五人团格林之森,叶修依然暴力DPS,苏沐秋带着一群小怪绕着Boss转圈圈。打到一半,苏沐秋习惯性的放下鼠标拿起笔记本就开始写。


这一下,可出了岔子。


小怪没人带,自动去打秋木苏,叶秋想起苏沐秋回头一看,血值就剩一丝了,连忙把秋木苏救回来,顺带把苏沐秋叫回来,那边三个倒霉因为叶秋离开,都被Boss打的惨不忍睹。


叶秋手忙脚乱的,好不容易成功过了副本,看着苏沐秋还拿着本子愣神,有些气急。


“叶秋,”苏沐秋正视着他,眼中是认真和严肃,“我有个新想法。”


叶秋好奇,火气也消了大半,就问:“什么?”苏沐秋露出标准的笑容,“我们玩个散人怎么样?全职业加点。”


“行啊。”反正临时起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账号卡堆得到处都是,叶秋从善如流的点点头,“我去买张卡。”


不一会儿,叶秋回来了,把一叶之秋退了,刷卡登入,“叫什么名儿啊?”


苏沐秋想了想,“那个‘欲饮琵琶马上催’上一句是啥来着?”叶秋没听清,网吧人很多很嘈杂,就随口答了一句,“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干啥?”苏沐秋腹诽那不是后两句吗,一边输上三个字,点击‘登入’按钮,提示‘您已注册成功’,下一行,‘ID 君莫笑’,叶秋看了看,说道:“文艺范啊?怎么不醉卧沙场呢?”


苏沐秋很是无辜的看着他,“我刚才试了试,无论‘醉卧沙场’还是‘醉卧杀场’都有人用了,我总不能来个‘醉卧裟场’吧?太low了。”


叶秋应付的点了点头,退出君莫笑,“好了好了,这卡回家再来。先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刷级,快!”




君莫笑,请君莫笑。


是请君不要再露出笑容?


还是指,从此君再无笑颜?


几个字,却又偏偏预示了未来。仿佛是命中注定。




“我们第一年职业比赛啊,一定要拿冠军!”苏沐秋拿着拟定合约书,笑容中士气满满,似乎迫不及待。


叶秋补刀,“好让全国都认识第一区的著名两个土匪吗?”不过却也是笑着的。苏沐秋撇了撇嘴,“我要用,嗯,沐雨橙风,怎么样?”


叶秋点头,两个刚刚成年的人抱在一起笑着,闹着。



“沐秋,买完早餐快回来吧,吃一口去签合约。”叶秋穿好外套,对着手机那边的人说道,回答他的是苏沐秋的“好好好你等我回去的,今天买了那家不腻的油炸糕,豆沙的,你不是愿意吃吗——————”声音截然而止,轮胎胶皮摩擦地面的刺耳声,铁皮撞击的沉重声,还有手机落地的清脆声。




梦终于醒了。


但是,另一个梦碎了。




从此,叶修再也吃不下红豆沙馅料的任何东西,再也不想看到手机,仿佛这样就能把看在眼里的深红忘记,把听到耳中的声音抹杀。


但是,人终究是弱小的,不是吗?


谁也不知道曾经的叶修,有多少个夜晚从梦中惊醒,无论是梦到那场灾难,还是梦到苏沐秋真的和叶修一起拿下了冠军。


对叶修而言,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已经离去的人,是不尊重死者的意味。


所以,有黑粉在贴吧论坛讨论‘秋木苏’去了哪里,他都会找到管理删帖封号,这是他唯一一次用自己电竞圈大神身份的便利。甚至于有些不入流的媒体号发各种报道,他也会通过苏沐橙的微博发言要求停止深究。


这是他第一次任性。对他而言,离家出走只是因为不能放任弟弟而已,这是他第一次的任性。就连医生确定死亡,下达了死亡通知书,叶修都控制住自己没有哭,故作坚强的安慰着苏沐橙。


十年了,梦醒了。




他们天生相配,可他们却无缘相配。————《相配》





End.





沐秋和叶修的关系啊,让人想哭。


那么好的一个苏沐秋,那么独立的一个孩子啊。


为总是天妒英才呢?


像就想郭嘉、周瑜,啊啊天妒英才啊,祭酒大人死的好早qvq。


等等跑题了。



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评论
热度(6)